题记:最近突然与同学聊起儿时的台湾偶像剧,仔细想一想,恶作剧之吻应该是小时候真的有认真看完的偶像剧了,音乐很好听,这么多年一直都在播放列表中,那是一个属于我们那个年纪的美好记忆,遂整理些恶吻的资料,写下这篇文章。

一、江直树

他在听到湘琴说找一个比他好一千倍一万倍的人之后吃醋。

他不忍湘琴打零工辛苦一天只为给她买个按摩器。

他从不在乎别人送的东西,却把她送的四物鸡精和按摩器收的好好的。

他一直在偷偷的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,他说不是讨厌你而是难以应付。

“因为你的出现刷新了我整个生活,开始变得有意义起来。”

他因为她一句话而当了医生,她因为跟随他当了护士。

他会在圣诞节公司晚会上偷溜出来只为陪她一起过,他买了她最爱吃的巧克力蛋糕。不是商店只有卖巧克力蛋糕,而是她只喜欢吃巧克力蛋糕。

他把她给他的小纸条收起来,放在上衣内侧口袋,那是距离心脏最近的位置。

他会在看艺术展的时候想到她呼呼大睡的样子。

他会为了让她安心带她去研讨会,对着所有的教授和同学说,这是我的新婚妻子。

“与其说你离开我,没办法活,不如说,失去你,我活着如同行尸走肉。”

他毫不犹豫的挡在车前拍打车窗焦急的告诉她刹车位置,短短几分钟湿透了大片后背衬衫。

劈头盖脸的骂她一顿只为克制自己慌乱不已的心,把哭的很惨的湘琴紧紧抱进怀里,一直重复着那句还好你没事,剧烈起伏的胸膛显示着他并未从那场惊吓中走出来。

她说,好希望把世界上最美的东西都给他。他说,你知道吗?拥有你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。

二、袁湘琴

湘琴必须学会自己生活,离开了直树,她必须还要是一个人,一个有血有肉,会快乐,会幸福的人。

湘琴要怎么过,自从认识了直树,她的喜怒哀乐,她的理想,她的目标,她的一切 都在围绕着直树。 阿才说湘琴这辈子唯一想要完成的事就是爱直树,直树是她生命的第一位,很难想象没了直树的湘琴还能不能快乐的生活,第一部的时候,湘琴因为误会子瑜和直树同居,整天魂不守舍,生活没了意义一般,那种伤心的样子,使人不忍再看第二次 那只是误会他们同居而已,她就能没了魂,我不敢想象,直树也不敢想象,失去了直树的湘琴,还是不是个完整的湘琴。

三、湘琴与直树

“还好你没事。”习惯听这句话了,真的。就像是习惯看小夫妻俩甜蜜一样。我不知道这句话出现过多少次,但是次次都有新的感动。一个情况危急的瞬间,每一次心跳都被吓得快停止的时候,每一次看到湘琴有危险的时候。然后紧紧地抱着她,不停地重复“还好你没事。”

无法想象湘琴真的出了什么意外,直树会怎么样。他自己也说:“你要是怎么样了,我怎么办?”就像无法想象没了直树的湘琴要怎么生活一样。对他们来说,拥有彼此是最大的幸福,失去彼此是最大的痛苦,所以,还好你真的没事。直树的爱,直树的心意,太多太多人不了解了,和湘琴一样,我们都曾被直树的冷淡蒙蔽了眼睛。

一直以来,直树都在伪装,明明在湘琴看不到的时候会露出宠溺的笑容,明明在嘴里说着伤人的话,心里却在滴血。明明在湘琴难过的时候,他也会黯然伤神,明明那么爱她,明明那么想宠着她,却在逼着湘琴成长,让她难过,那些毒舌的话,那种冷淡的态度,都不是因为不爱,而是太爱,因为太爱,总是会口是心非,太多人都是这样,只是直树这一种,太令人心疼了点,不是吗?

总有一天,他们的生命中会有一个人消失。

总有一天,湘琴要离开直树的庇护,自己生活。

总有一天,那是谁都不愿看到但确确实实要来到的一天。

可是,心若水墨青花,何惧刹那芳华。不完美才是此间的真谛。

关于爱情的定义,谁也不能给谁一个确切的答案。但是,看到江直树和袁湘琴,看到张小凡和碧瑶,看到拓跋野和雨师妾,看到他们,你们,更多的人拼命在努力寻找。途中会迷茫,会失落,会绝望…… 但是,展现给我的却是- - -爱情,也是一种信仰。

本文系本人个人公众号「梦回少年」原创发布,扫一扫加关注。